闲言碎语

p1正面,p2 with队徽,p3证明一下有小辫子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的侧面,p4只有一条裤子所以理所当然紧着叶修穿

乐乐的霸图队服涂装中


记一个自家本丸的脑洞

三天。审神者已经三天都没有来本丸了。虽然刀剑们知道自家主人比起别人在本丸待的时间并不长,也经常忙于日论文找工作等很多事情,不怎么陪着他们,但每天还都是要过来看看的,指派一下内番和远征任务,带领大家做一下演练。
当每天与审神者的相处变成习惯的时候,连续三天都没有回来的她让所有刀剑都焦虑了起来……
“主人这么久不来,都快没钱买酒了……”
“呜…主人……不会出了什么事吧……啊对不起…我不该这样想……”
“果然是这样吧,身为仿品的我,终究是没有足够的吸引力的……”
“嘛嘛,其实主人只是想找机会吓大家一下而已~”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老头子!”
…………
“那么在意的话,就派个代表去看一看吧,看看主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个温和却有力的声音止住了纷纷议论,是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的提议得到了大部分刀剑的赞同,经过讨论,太刀的身材不便隐藏,短刀又太年幼,最后派出了较早来到本丸跟审神者最为相熟的堀川国广。

这天,下午悄悄溜去现世寻找审神者的堀川国广到天黑了才回到本丸,一下子被刀剑们团团围住。
“怎么样怎么样?主人到底为什么不来?”一向话多次郎抢先开口问道。
“我看到主人了。”堀川国广的语气却没有一丝愉悦,“主人现在一下班,就立刻奔去一个…一个叫做小马谷的地方。”
“小马谷?”听到这个名字,鲶尾藤四郎好像反应比其他人更大些。
“嗯…主人在那里努力赚金币…应该就是类似小判的东西,然后增加小马的数量,为它们卖地建房,还和它们玩游戏来吖提升它们的等级……好像每天要做到吃晚饭时完成日常的任务……”
“咔咔咔咔咔,我们是被抛弃了吗?”山伏国广说着悲伤的话,语气却还一如既往的兴奋。
“…不会的……”一期一振安抚着弟弟们。
“我才刚来哎…都没和主人喝过几次茶……”
“主人她是强迫症,刀帐还没全图鉴呢她不会不来。”
“她来了!”
今剑的一声高呼使所有人都看向那个由远及近的身影,那个他们刚刚议论的中心,已经朝夕相处十分熟悉的主人。
刀剑们满腹疑问,风尘仆仆的审神者却急急忙忙地先开了口:“ 鲶尾,你带着五虎退他们几个短刀先去做内番!一二队跟我来,新的敌人城管哦不检非使出现了,赶快准备一下马上出阵!”
结果什么都没问出,大家就急急忙忙地执行任务去了。然而面对陌生而强大的检非使,审神者损失惨重,几乎每次出阵都要有人重伤而归,一下子就用掉了20多张加速券来进行手入。

“已经有5张地图被检非使标记了,主人,接下来怎么办?”
“给你完成手入主人就匆匆离开了。”回答大俱利伽罗的是同样刚刚手入完的鹤丸国永。
主人她…究竟在想什么呢……这个问题萦绕在刀剑们的心头,一个他们不愿意想却又不得不思考的结论逐渐浮出水面…………
【主人她,其实并不喜欢我们。】

于是,这天晚上,刀剑们聚在一起谈起了这个话题。
“岩融…主人不会抛下我们不管吧?”
“不会的不会的,我说你们未免有点太玻璃心了吧?”一向大刺刺的岩融回答了今剑又顺便问起了大家。
“反正,主人一直都说了不喜欢我这副不开心的样子。”
“你好歹也lv80+了吧?主人可是一次都没有派我出阵过啊!”
“怎么回事变成比惨大会了…和泉守你说说!主人应该最喜欢你吧?她总喜欢和你在房间里独处吧?”
“我…我?”被点名的和泉守兼定愣了一下,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我们…我们只是随便聊聊……”
“说清楚!”
“我…我们只是一起聊土方先生啦!主人她也很喜欢土方先生……我给她讲过去发生的事,她拿给我后世有关土方先生的文学作品看……最近这本《新选组异闻录》我都看了三遍了我也很想她快拿新的给我看……”
原来是一起苏土方的好闺蜜吗。
“那堀川呢?你是等级最高的胁差吧?主人也经常主动找你啊!还给你递过什么!”
“没,没有的事……”堀川国广明显紧张了起来。
“咔咔咔,不承认的话就只能搜搜看了吧?”
“不……其实,那都是些同人志而已……唔…我们只是聊一聊,兼桑用什么play吃更美味……”
所有人的视线转向和泉守兼定,而和泉守本人像是石化了一般。大概他今后都没法再将主人作为掏心的闺蜜了……
“所以说…主人还是最喜欢三日月吧?”
“是啊,三日月来了以后秘书一直都是他吧?”
“主人虽然跟别人说起的时候很少,但是还是对他最好吧?三金刀装是日常,最差也一定是二金一银的。”
“队长也永远都是三日月,一队大太陪他练级……”
“哈哈哈,”忽然,话题的中心出现在大家身后,是三日月宗近,“你们怎么想的,就是怎么样吧。我今天还没遛弯儿,先走了。”
就算经过激烈的讨论,刀剑们也没能得出什么结果,只有等审神者再度回来,才能解开心中的疑问了。
第二天,审神者按时出现在了本丸,就像那三天消失没有发生过一样。这次,审神者沉稳了许多,对部队进行了大的调整,一队变成了lv30左右的3打刀+3太刀组合。
“这次,轮到你们打刀派上用场了!蜂须贺,拿好你的投石,虽然我不执念,不过能有幸接来你哥哥或者弟弟就更好了。”
“非常感谢您能给我这样的机会!”
“陆奥守,平时不太有机会派你出阵,一直觉得你很有力气,好好干啊!”
“一定不辱使命!”
“…鸣狐……”
“呀呀,主人……”
“闭嘴话唠狐狸!”

二队则是lv90左右的太刀大太和lv50+的鹤丸国永与三日月宗近,审神者特地把两位等级略低的太刀单独叫出来谈话。
“经过研究…遭遇城管的等级是取决于队里的最高等级,所以等级低的你们两个最危险。但是为了接小狐丸我又没法都用等级最高的……尤其是你,鹤丸,我会把等级最低的爷爷放在队长位,那么你就是最容易受伤也是最有碎刀风险的……总之…我会尽力选有利的阵型,也会在受伤的第一时间回城,但无法保证你们一定没事……唔…觉得我自私也好偏心也好…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审神者磕磕绊绊地把准备了很久的话说给两位爷爷级的宝刀听……说完长长一段话,审神者抬起眼帘,回应她的没有任何回答,而是沉静如水的金眸和一如既往淡淡的微笑。
忽然觉得有点热,审神者下意识地慌忙移开视线,“就…就是这样……我先走了!等会儿出阵!”审神者捂住微热的脸快步离开,耳边三日月宗近的声音渐行渐远……“哈哈哈,身为主人,明明没必要给我们解释这么多啊……”
呜……可恶……两个老流氓……T^T

经过队伍的调整,本丸的节奏逐步步入正轨。虽然在有些人的心中,依然有个问号。
队伍调整过后,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都闲了下来。前者是因为等级和主力两队都有点差别,后者则一直是后备军的一员,几乎没有出战过。于是,在悠闲的下午,审神者邀请他们两个一起喝下午茶。
“主人…对我们是怎么看的呢?”喝茶闲聊着,安定忽然开启了一个新话题。
“怎么看…?”审神者托腮状,“唔…很喜欢你们呀:)”
“您是很喜欢清光,大家都知道,那么我呢?”
“我说的就是你们俩呀,我都很喜欢,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同样是打刀,清光已经是等级最高的,我还没怎么出阵过。”
“那只是因为最开始我只听说过清光,并不代表我个人的喜好……”
“主人还和清光用同款甲油。”
“这…这也算吗……”
“总之您就是更喜欢清光吧?还是说您也像很多人一样害怕我?”
“并不是……”
“您承认了我也不会怎样的……”
“安定!!!”审神者忽然提高了声调,总是挂着微笑的脸上是刀剑们从未见过的表情,眉头紧皱,“好的我承认!我害怕!特别怕!”
虽然预先做了心理准备,可印证了心中所想的时候,安定还是感到心中阵阵刺痛。
“果然…是这样吗……”
“我害怕看到你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你们在一起,总会让我想到一个人,冲田总司。”
“…冲田君…?”安定疑惑地抬起头,事情似乎跟他想象得不同。
“是的,虽然你跟清光,长相与性格都不同,却根本就是冲田君的两个方面,你们跟那个人太像太像了……我害怕,被你们拿来跟那个无法替代的人相比,因为,我一定比不过的……”审神者将脸深深地埋进了掌心,如此伤心挫败的表情,清光和安定都是第一次看到。
刚刚还提出质问的安定此时只有语塞:“主人……”
清光则是生气地推开安定:“靠,谁让你非要说这些的!”
……………………一时无人说话,刚开始的好气氛荡然无存。
“主人,”安定缓和了一下情绪,伸出手轻轻拉下审神者的胳膊,让她的脸重新面对自己,用郑重的语气说道,“对不起,是我不该质疑您。冲田君确实是我们独一无二的主人……”
“安定!”清光急忙打断他,却又被安定的眼神阻止了接下来想说的话。
安定继续道:“但您同样,也是我们独一无二的主人。我不该用我的嫉妒与不自信来打扰您。本丸有那么多刀需要您的照顾,这样自私的我实在太过分了。请您原谅,也请您相信我们也是喜爱着您的。”
大概是因为大和守安定过于认真的语气,也或许是因为审神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表情的安定,眼眶中还没来得及落下的泪水像是被谁按了暂停键,取而代之的则是微微泛红的脸颊。
愣了一下,审神者一把抹净了泪痕起身站起,准备结束今天与平时不同的下午茶,离开时留给安定最后一句话:
“谢谢你,安定,我也不会再胡思乱想了。至于只练清光不带你,是因为一个人哦啦哦啦的就已经很吵了啊!”

又一天的出阵结束了,审神者为受伤的刀安排完手入,伸了个懒腰也准备放松一下的时候,却被迎面走来的次郎太刀拦住了。
次郎带着一贯随意的微笑,却不让审神者通过,开口道:“最近一切都很平稳,大家心情也都很好,主人也该和我喝一杯了吧?”
审神者像每次被邀请时一样,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得了吧我不会……”
“您不仅会喝酒,而且还很能喝哦?我已经打听到了。”次郎早有准备地否定了这个理由。
“那也…现在时候不早了……”审神者转换战略准备转身逃跑,却在后退了两步之后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稍微喝一点有助睡眠哦?来吧我哥也来~”
身后也被太郎挡住了逃跑路线,审神者轻叹了一下,平时最正经听话的太郎也还是总顺着弟弟,反正也没什么事,陪他们喝喝也无妨,便应允了。
然而,说酒量不错,其实对于审神者而言也就是啤酒红酒总之除了白酒以外的酒,所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审神者的神智也慢慢有些不清晰了。这时,太郎与次郎商量好了似的对视了一眼,次郎便开口道:
“因为我带队时捡到了三日月,主人对我刮目相看吧?”
“哈哈哈,是啊,你之前带队总是沟,我怀疑你就没有清醒的时候呢!”
喝多了酒,审神者也一改之前在刀剑们年前维持的规矩形象,撸起了袖子大笑出声。
“看来,主人是真的很喜欢三日月啊!”次郎进一步引入话题。
“是啊…因为真的很难得到啊……虽然不想承认,但爷爷的笑容真是很魔性啊……”
“那么对于当时带的队伍呢?”
“嗯…只有三花太刀和大太的队伍……嗝…大家都好棒啊……”
“不过现在有了五花的三日月……”
“是啊…有了越来越多的刀,我把精力放在锻炼各种各样的刀身上了……”
看着自家主人说着令自己难过的事实,次郎的心被揪紧,太郎也脸色阴沉。
然而,此时一向矜持的审神者却忽然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了两兄弟的中间,前所未有地一边搂一个地坐了下来!主人忽然的举动吓了两人一大跳,兄弟俩面面相觑。
“所以啊!”审神者换了位置又提高了声调,看来真的是喝多了,“谢谢你们!最好用的大太!有你们带着,我能够分心做更多的事!你们最最让我放心了!干杯!”
说完这句,审神者将杯中的佳酿一饮而尽,然后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样,还没把酒杯放稳,就头一歪睡着在了次郎太刀的肩上。
此时的大太兄弟才是真的面面相觑,当次郎想要伸手拨开主人凌乱的头发时,一双覆盖着全黑布料的手伸了过来,轻轻横抱起已经熟睡的少女。
“现在都得到了吗?你们要的答案。”还是一样温柔的语气,但三日月宗近今天的声音更透着一丝冰冷。他在对太郎次郎说,也在对不知何时在门外偷听的山姥切、江雪、大和守等等许多刀说。
“我先送主人回房休息了。”

第二天,审神者完全忘记了前一天自己都说了些什么,也毫不在意地继续着日常工作,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变化。而在所有刀剑心中,都不再有质疑,也永远都不会再质疑那个为击破敌人努力钻研、为了他们而倾尽全力的最重要的主人。

============
至于爷爷送婶婶回房以后发生了什么…实在太玛丽苏了我觉得永远留在脑内就好了……上面的已经玛丽苏得我极度羞耻了…………

315虫爹签售会repo,这边也发一下,不过直接复制过来,没图(。)




虽然有很多槽要吐,不过见到虫爹还是好开心的,啊,怎么办,就是喜欢这么不要脸的人。

我到的也不算早,大概1点的时候到的购书中心,上去以后有差不多20个左右的人在排队,我前面在讨论是小学狗还是高中狗 然后没等多久就进去了,前面的人都占了中间前三排的位置,我就坐边上的第一排了,位置还挺好的,等入场的时候看到有大妈拉着一车全职过去……然后……就没有了……问过以后说就剩这么多了……体会一下↓


然后于是赶紧上前排队,排到的时候只有1.2.17.18卷了……于是各买了一本…好像到后来开始限购一人一本了也…还是很多人没买到(。)

办签售会只有这么一摞书我也…真是蛮醉的……我以为像购书中心这种地方不至于连个签售都办不好吧……有人抱怨不能自带书我倒觉得这个是签售的常识啦不然书店办啥签售……但是货这么少太不应该了……

总之我get了4本拿回来还被路过的人说哇买这么多……呃…能买我还想买的啊……好像不少人是抱着买一本有签名的就行了的态度。

然后就是等开始了,开始前的事情让我蛮不爽的,大家都在抱怨买不到全套,书店的工作人员出来说,他们备的20套全套限量,已经在早好几天被拍完了,而且强调都是外地的,指责(没这么夸张也是这个意思吧)我们本地的为啥不买,以及谁让你们不关注微博微信……→_→ 然后让大家掏出手机来指导大家关注书店的微博微信…………好歹也是服务人员吧,对消费者这么趾高气昂合适吗=L= 谁会想到签售现场没书卖这种事啊……

他说完这番就到虫爹出场了先问候了大家315快乐,然后表示他还不清楚今天活动的流程……(……),主持本来是想让虫爹讲点什么,类似演讲吧,虫爹说你们又没让我准备稿子不知道说什么啊…最后还是变成了问答形式。

啊……问答真是灾难的开始……我好蛋疼……我坐在下面好焦虑………… 我事先想好了3个问题,但是有点求发糖的林唐的问题我不知道合不合适问…一直在揣摩语言,所以想着先问正常的问题。

问题问得挺多的,我后半段才开始录音,有些听到了好尴尬…所以凭着记忆写一些吧。先是问了一个男生,他上来就问【请问虫爹准备啥时候填国际赛的坑!】然后现场炸了大家都说对啊对啊!我特么蛋疼啊!虫爹不是说了不写了吗!orz 虫爹只好又重申了这个立场……以后好像就轮到我了吧?反正我在第一排还听显眼的…问了一下有些朋友觉得国际赛的结局是作者对读者的妥协,读者想看所以你写了,你怎么看这种质疑,大概是这个意思,因为这个我跟一朋友完结那天理(chao)性(le)讨(yi)论(jia)……虫爹表示结局是很早就决定的,不是对读者的妥协,要是妥协就继续写国际赛了(笑)

然后凭着记忆写一些问题…有人问方士谦和张新杰谁比较厉害,虫爹说【方…方什么来着?哦哦方士谦,微草战队那个啊?】…记不住名字……回答好像是没法比较吧,反正肯定没有明确回答谁更强了。

不止一个人问以后写不写蓝河,虽然我也喜欢蓝河也还是想吐槽这个问题也是虫爹早就说过的呀……于是就还是不会有很详细的描写可能打个酱油。以及蓝河之前是训练营的,还问这个我没写过吗?(我不记得看过啊)他说那大概在某个文件夹里……

问虫爹觉得自己比较像作品里的谁,虫爹说谁也不像我比他们纯洁的多了!(倒是他们哪里不纯洁了???)

问虫爹跟顾漫关系好是在更新速度上找优越感吗!答关系好是关系好,优越感是优越感。

问在围脖上自己转发抽奖跟粉丝抢福利这件事怎么看,虫爹说抽都没抽到还说啥……

有姑娘问能写苏沐秋活过来吗?虫爹说我番外写了啊三年前活着的时候(补了一刀),你说玄幻这种活过来肯定不可能……姑娘又问叶修算不算是全联盟师父一样的存在,虫爹说这个谈不上,但一定是最强的

问将来在番外里有没有可能写万年老二张佳乐拿第一的时候,虫爹答我写的番外都是之前的他万年第二的时候…让你失望了……【就不能写他拿第一的时候吗?】【他没拿过第一。】这刀补得……

问联盟的组合里那个组合是最默契的?估计是想求糖,结果虫爹回答叶橙~我喜欢这答案wwww

之后问小周的回答把我萌到了,有姑娘问小周怎么称呼叶修,【叫叶修?】【应该不会吧……】【那叫前辈?】【别人叫什么,他就叫什么,反正他也不会先开口】23333萌死我了!

还有在围脖上说的,网近的版权到期收回了,再出不会与之前的成套,但是漫画要出了(!!!!!!

问和读者有重大分歧怎么办,虫爹的回答大概意思是应该不会有这种情况,喜欢我的读者我们都是三观相合的。【那有人说你卖腐呢?】【因为事实上没有,所以说的是错的。】

【微博上流传你年轻时候的照片,有没有考虑减肥,回到巅峰时期的颜值?】【没有,没有…因为我不要脸嘛】(…………)

【黄少天能安静多长时间?】【呃…没事的时候他也不会一直吵的……】

问到小周和江波涛,虫爹说他们是眼神交流……→_→(江周江快接糖!

有姑娘问孙哲平退役以后会在义斩担任职务还是怎么样么,虫爹说那你要问他不要问我……(。

【官设上乐乐有小辫子,孙哲平会给乐乐扎辫子吗?】【怎么可能……】(打脸打得好!

【虫爹介意二创吗?】【不介意,反正没我写得好。】

【荣耀会停服吗?】【我当然希望它能像足球啊篮球一样一直持续下去】

差不多这些吧……其他的不太记得了……还有好多我觉得脑子被驴踢了的问题……比如上来问虫爹是叶all还是all叶,问叶修的官配是谁……惹,我简直蛋都要碎了……想求糖也不是这个求法好吗……我其实还挺想问问虫爹对我自己做的小人的看法……不过还是没好意思因为昨天是白色情人节,所以签售环节送了一块白巧克力上去 签售完就撤退了……总体来说蛋疼事儿挺多的,不过虫爹治愈,就够了!

(长微博手机好难编辑!本来是想写在前面的……我还问了关于唐昊不喜欢老林的风格,但是老林是配合方锐才猥琐的,这之前作为流氓职业的巅峰人物,年龄小的唐昊有没有参考过老林!虫爹说唐昊不喜欢老林是对事不对人,老林也不猥琐,猥琐的是方锐,按照这个年龄来说唐昊参考过老林也是会有的(大意 还是问了!被发糖!开心!

风水轮流转~

【呵呵,哭了没?】【叶修你不要脸!】

每次都只能发一张图好苦哦……(不穿队服没人认得出是谁系列之二

周末走起!(换掉队服更不说看不出是谁了……(。)

哥可是个大忙人,抽空来陪你过节不要太感动啊 (官方要出小人了!所以计划中的乐乐和少天就不想做了!懒了起来!

荣耀徽章刚好可以作为翅膀!一下子被萌到!